4月13日晚间消息,针对今日QQ国际版宣布5月20号停止欧洲方面服务的传闻,手机QQ官方发布声明称,QQ国际版在欧盟地区不会下线,将继续为该地区用户提供服务。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旗下的QQ向国际版用户发去通知,宣布从5月20日起停止为欧洲用户提供服务。

腾讯此举可能与欧洲即将于5月25日生效的数据保护和隐私监管法规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GDPR)有关,GDPR旨在给予欧洲公民对个人数据有更多的控制,违反者将面临最高全球收入4%的罚款。

腾讯的声明只有一句话,目前并不清楚停止提供服务的真正原因。QQ以及腾讯的另一款移动消息应用微信主要是被中国或华人用户使用。

原标题:英国情报机构又告状:我们频繁受到俄罗斯网络攻击

[环球网报道 实习记者 左甜]“基础设施正频繁受到俄罗斯的网络攻击。”英国《泰晤士报》4月12日报道称,英国情报机构国家通信总局(GCHQ)网络安全中心负责人夏兰•马丁表示,“网络战是俄罗斯国家军事战略当中的一环。”

他表示,英国已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对网络攻击处于高度戒备状态”。

他认为,对任何一个现代国家来说,网络战中的“进攻和防御”能力正日益扮演者关键角色。“打造这种能力是俄罗斯国策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通过这种方法自立于世界舞台。”

夏兰•马丁在曼彻斯特举行的英国国家网络安全中心(NCSC)年会上透露,英国的间谍和军队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进攻”,旨在摧毁他们的宣传系统,挫败他们的攻势。

英国国家通信总局的负责人杰雷米•弗莱明认为,该局在抵御俄罗斯和其他敌对国家网络攻击方面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弗莱明警告称,中东的政治板块也在发生着变化。他透露,他们正在秘密地和英国国防部的专家一起合作,开展网络进攻行动。

他说:“网络进攻只是更广泛国际回应的一部分,但这是英国首次系统且持续性地削弱对手的力量,作为更进一步军事行动的一部分。”

据央视记者从武汉铁路局获悉,4月12日1时许,因武汉地方市政工程施工,造成京广线武昌至武昌南下行线一处路基塌陷,影响京广线下行部分列车晚点、折返、迂回、停运。目前,铁路部门已启动应急预案,和当地市政部门共同组织人员抢修中。(央视记者 王涵 刘峰)

梁建章:从不后悔创业 分权模式让我们变得很凶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过完年回来,我去上海的总部拜访了。访谈的那天下午,因为他开会的缘故,我等待了三个小时。

梁建章现在肩负两个身份——携程董事和人口专家,他很难在双重身份中调整好时间,黑眼圈在略显疲惫的脸上格外明显。当我问及是否享受这样的状态时,他只是笑着回答我:“有点忙,对,有点忙。”

这种分裂的状态,也许正是过去十年梁建章的新常态。

他就像是20世纪80年代的磁带,A面携程董事,B面人口专家,任何一面都有他独立的篇章,缺少任何一面都不是完整的梁建章。

我对梁建章有很多的好奇:他对自己的企业家生涯满意吗,他为什么会在十年前去读博士,而后来又回来重掌携程,以及他为什么突然对人口问题那么感兴趣?

在《激荡十年》里,我用了较大篇幅写梁建章,书里完整地讲述了他作为携程的创始人去读书,发现了人口问题,然后通过出版图书、拍视频、做论坛、联合上书,在某个时间点共同推动了中国一个国家政策。

我们常常讲“企业家的公共责任”这个话题很虚,但是在他身上,却挺明确的。

梁建章身上,还有一个企业家的特点非常明显:他对任何一个政策或是现状表达自己意见的时候,往往会提出解决方案。

在人口问题方面,梁建章提出了一些听上去很奇葩的建议,但是这实际上体现了一种企业家精神,对他们来说,解决问题是更重要的一件事情。

这次访谈中,我问了他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我几乎问过所有受访企业家:你是一个激进的人还是保守的人?有意思的是,几乎所有的企业家都觉得自己是保守的人,包括梁建章在内。

但是,不激进的人怎么能当企业家呢?我觉得梁建章至少是一个比看上去要激进得多的人。他带领携程时,从早年的人海战术,到最近这几年的打价格战、大规模并购,包括他在人口问题上的看法……从表现角度来看,他总是最激进的那个人。

A面:携程总裁

我不像 从不后悔创业

 吴晓波:你当了快20年的企业家,后悔过选择这条路吗?

梁建章:当然不会后悔了,我不会像,当企业家有更多机会做很多自由的事。有人问我后不后悔当年念博士离开携程一段时间,虽然可能财务上损失蛮多,但其实这是一个很不错的经历。

 吴晓波:你回国以后,是什么事情又促使你回到了携程?

梁建章:我刚毕业时,觉得当务之急是政策的一些研究和推动,于是先去做教授,教劳动力人口和宏观经济。

回携程是因为那时候竞争比较激烈,而且携程的一些策略和技术的方向有点慢,需要老的创始人回来带着团队拼命跑一阵子。

 吴晓波:像你做比较大的决策时,对你影响大的是直觉,还是通过梳理分析给你带来的结果?

 梁建章:直觉只能做一个引导,作为一个CEO,在战略上还是要非常坚定的。战略要想得非常清楚,逻辑要想得非常清楚的话,才能把逻辑很好地传达给你下面的人,下面理解了逻辑,他们也会更加坚定地执行下去。

分权的模式 让我们变得很凶

 吴晓波:我见过同程、去哪儿、艺龙的人,他们对你的评价都认为你是一个特别凶猛的人,特别是你回来以后,第一个是价格战的问题,第二个是关于并购的部分,你知道你在他们心目中的印象吗?

梁建章:因为我回来以后做了一件事,就是把公司的权力分散化了。我们要快速反应竞争对手的决策,并且更加积极地回应。

所以做了一个改革,就是把公司的各个产品线分成不同的小公司,它有很大的权力,而且它有虚拟股票可以向公司要钱。

从经济性角度来讲是对的,从原则上也是认可的,如果有人想挑战市场份额,最佳的策略还是说是坚决地去回应。

主要还是分权的模式,让我们变得很凶。

B面:人口专家

中国人口问题的突破 要感谢

 吴晓波:你去美国读书,为什么选劳动力经济学这门课?

梁建章:我在斯坦福大学所跟随的教授同时研究创业和劳动力经济学,之后我又到芝加哥大学跟从加里·贝克尔学习,他主要用经济学的手法去研究人口问题。

恰好当时看到日本经济产生很多的问题,研究之后思考日本经济问题是否和老龄化有关,是否是老龄化导致了创业人数的减少。

在这个想法基础上研究中国的人口问题,因为计划生育的问题,导致小孩少了很多,未来的人口结构就非常难堪,所以人口问题对中国来说是非常严重,非常紧急的问题。

 吴晓波:其实在中国很长的时间里,计划生育是一个禁区,它的执行也是非常坚决非常严酷的,你为什么要去碰这个事情?

梁建章:因为我认为未来中国经济到底能够好或者是更好,其中差别最大的因素就是未来的人口政策。人口问题是中国经济最大的一个隐患,我觉得无论如何也要说出来。

而经济学家和人口界这两拨人又不怎么交流,导致大家都不关心人口问题,那后来媒体上要感谢微博,最先突破的是微博了,大V说的有些话题还是可以讨论的。

女孩子最好早点结婚,早点生娃

 吴晓波:你说在中国,生孩子是一个极其痛苦的事情,那你为什么还鼓励大家生孩子?如果携程的员工四年要生三个娃,你怎么办?

梁建章:我们最近刚刚做过一个调查,携程的员工平均不到一个娃,越是有钱的高管,虽然有能力生二胎,但是对她来说,生育的机会成本更高,她也不一定愿意生孩子。

上海北京的生育率只有0.8%左右,连平均值2%都没到。现在大城市的这种低生育率正在向二、三线城市蔓延。

 吴晓波: 你提了很多很具体的建议,比如说女孩子最好跟妈妈姓,可以激励妇女生小孩。2016年我见你的时候,我记得你提出高中最好两年制,让女孩早点工作、早点结婚,就可以早点生娃。

梁建章:中国的教育成本那么高,就是因为,如果勤奋学习只是为了考试,非常浪费。缩短一点学习的时间,早点过这个关挺好的。我就缩短了,我进大学的时候只有15岁。

 吴晓波:你最近微博里写了很多很具体的政策性建议,比如二孩6岁之前可以抵税,每年每个孩子发一万元的现金补贴。这些政策建议有用吗?

梁建章:这其实是必须做的,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直接给补贴,一般国家都会花GDP的2%~5%在这个补贴上。